Home  > 古代  > 宁宸穿越大玄皇朝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一辆马车在宁府门口停下。

下人急忙搬来马凳。

一个身材修长,长相英气,穿着锦衣华服的青年先下车。

这人是宁府大公子,宁甘。

旋即,一个五十来岁,面相儒雅,气度不凡的男人从马车里走出来。

他正是当朝礼部尚书,宁自明。

宁甘蛮横的推开下人,一脸殷勤的将宁自明扶下马车。

“甘儿,我已经吩咐人炖了一只老母鸡,晚饭你多吃点,好好补补,这几天肯定累坏了。”

这几天是大玄三年一度的科考,宁甘刚参加完科考,宁自明亲自去接的,这才刚回来。

“谢谢父亲!”

宁甘扶着宁自明往里面。

刚进门,便看到他三弟宁茂,带着几个家奴,手持棍棒,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宁自明眉头微微皱起,“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宁茂看到是自己的父亲,脸上的凶狠之色立刻变成了委屈。

“父亲,你可要为二哥做主啊。”

宁自明沉声询问:“你二哥怎么了?”

“父亲,宁宸那个野...他偷了二哥的玉佩,二哥前去讨要,宁宸不但耍无赖,还用瓷枕砸破了二哥的脑袋。”

“要不是二哥跑得快,怕是命都没了。”

宁茂哭诉,硬生生挤出两滴眼泪。

宁自明面色一沉,担心却有些吃惊...宁宸一向唯唯诺诺,见了他更是连大声说话都不敢,这么敢行凶?

宁甘怒道:“我们宁家供他吃,供他喝,哪一点对不起他?他竟然对自己的亲哥哥下如此毒手,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宁自明思索了一下,“宁宸人在何处?”

宁茂急忙说道:“在西院。”

西院,乃是下人住的地方,但宁家却没有人觉得宁宸住在那里有什么不妥?

宁自明等人来到西院。

一进院子,就看到宁宸站在柴火堆上,手持火把。

空气中弥漫着松油地味道。

“宁宸,你又作什么妖呢?”

宁茂大声斥责。

宁甘就显得比较有城府,开口道:“宁宸,你在干什么呢?见到父亲,还不行礼...教你的规矩都忘了吗?”

宁自明一脸厌烦地看着宁宸。

有些人一旦飞黄腾达,就会努力抹去曾经的狼狈,以前对他们来说是耻辱。

而宁宸,就是他宁自明的耻辱。

宁自明是个极其自负,好面子的人。

他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过往,更不想让人知道他曾经的妻子是个乡野村姑,这让他很没面子。

宁宸一脸平静的看着宁自明,淡淡地说道:

“我有父亲吗?我怎么不记得?”

宁自明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无比难看。

“逆子,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宁甘趁势火上浇油,“宁宸,你太过分了...父亲供你吃穿,没有父亲,你现在还在乞讨流浪呢。”

宁宸嗤嗤笑了起来,眼神里满是嘲讽。

“供我吃穿?”宁宸伸手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薄衫,“这件衣服,是我入府时宁尚书送给我的,如今已经两三年了吧?”

“还有吃?我是宁府四公子,可自家公子却上不得桌,每天只能吃你们的残羹剩饭,有时连残羹剩饭都没有。”

宁自明皱眉,这点他还真不知道,府中的开销用度都是夫人在打理,他从来没管过。

说白了,他不是没管过,只是没管过宁宸而已。

宁甘急忙道:“宁宸,你少胡说八道...母亲为我们置办衣服的时候,从来都没少过你的。”

“还有,吃饭的时候,我们派人喊你,是你自己不上桌。”

宁宸摇头失笑:“还真是你母亲的好大儿,知道替你母亲遮着掩着说,是怕她落个刻薄歹毒的名声吧?”

“宁尚书,我的两位好哥哥...如今已入秋,若是有件稍厚点的衣服,我也不会染上风寒。”

“往我的被褥上浇水,让我睡又冷又湿的被褥,再厚的衣服也扛不住啊。”

宁甘又惊又怒,这宁宸平日里唯唯诺诺,怎么突然性情大变?

他怒道:“宁宸,你胡说八道,颠倒黑白,污蔑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应杖责三十。”

“那是你们的父亲和母亲,与我何干?”

“昨晚,我睡在那又冷又湿的被褥里,命悬一线,要不是我命大,早就一命呜呼了。”

宁宸怒吼。

周围有不少下人在偷听,宁甘担心再说下去,影响他母亲的声誉,话锋一转:“宁宸,你少扯这些根本不存在的事...今日前来,是为了你打宁兴的事。”

“他可是你哥哥,平日里待你不薄,你为何下此毒手?”

宁宸冷笑连连,“待我不薄?待我不薄的方式就是天天欺辱我,打骂我,污蔑我偷他东西?”

“以往,是我自己贱,贪恋这点可怜的亲情,我委曲求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希望你们能多看我一眼。”

“昨晚死里逃生,彻底想明白了...去**亲情。”

宁甘几人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就是宁宸性情大变的原因?

宁宸将手里的火把丢在宁自明脚下。

“宁尚书,我打了你的宝贝儿子,我现在把命还给他...我脚下的柴火上浇满了松油,只要你捡起火把,就可以替你的宝贝儿子报仇了,来啊!”

宁甘和宁茂吓得连连后退...这家伙是疯了吗?

宁自明动容,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但随即而来的是无尽的愤怒。

这算什么?

这小子是在威胁他吗?

柴叔吓得手脚颤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老爷,老爷息怒...四公子是发烧烧糊涂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没有糊涂,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清楚。”

宁宸神色有些癫狂,大吼道:“宁尚书,你还在等什么?动手啊!”

宁自明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已经出离了愤怒。

“逆子,你以为发癫病,用这样的方式就能引起我的注意?”

宁宸愣住了!

靠!

这家伙哪来的自信?

宁宸差点没忍住笑出猪叫声,但又替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不值!

真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会摊上这么一个猪狗不如的爹。

宁自明沉声道:“逆子,你越是这样,我越厌恶你!”

然后,宁自明让人熄灭火把,拂袖而去。

宁甘和宁茂满脸幸灾乐祸。

他们也以为宁宸是想用这种方式引起父亲的注意。

可惜,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父亲越来越厌恶这小子了。

宁宸看着两人,突然间弯腰捡起一根木材狠狠地砸了过去。

木材擦着宁甘的耳边飞过。

宁甘吓得人都僵住了。

“宁宸,你个疯子,野种...”

宁茂大骂,可看到宁宸弯腰捡木材,吓得一哆嗦,拉着宁甘撒腿跑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23 www.qqeg.cn 易学堂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苏ICP备17043702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