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古代 >

70年代:我被人调换了下乡地点

70年代:我被人调换了下乡地点

70年代:我被人调换了下乡地点

连载中
  • 作者:风觉
  • 主角:吴宣王为民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4-07-10 18:57:03

精选的一篇穿越重生文章《70年代:我被人调换了下乡地点》,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吴宣王为民,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作者风觉,文章详情:吴宣对吴母这个传统,以夫为天的女人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不再跟奶奶和吴耀祖废话,在吴母的后面去拿家里的粮本。……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大队长,你去忙吧,这里有我就行了。”钱红兵对张志刚说道。

张志刚一开始也是担心人出事儿,看到张芳芳只是累晕过去也就放心了。

“有没有哪位女同志给帮个忙照顾一下,谢谢了。”钱红兵也不能真上手去照顾张芳芳,在那里也就是帮忙看着点,要不然回头让村里的老娘们嚼一下舌头根子,张芳芳的名声就臭了。

“让我来吧。”

吴宣扭头一看,原来是那个跟王为民吵架的女知青。

“好,你帮着给她擦擦脸降降温,应该是天气太热了,再加上她太瘦弱的关系,这才晕了。”钱红兵嘱咐道。

“嗯,交给我吧。”女知青站到牛车旁边靠近张芳芳的位置。

“同志,你叫?”钱红兵又看向刚才大喊,帮着扶住张芳芳的吴宣问道。

“钱队长好,我是吴宣。”刚才这一下,让吴宣有点脱力了,只能一边走一边扶着牛车。

钱红兵可能看出来了吴宣的窘境,没有继续跟吴宣闲扯下去,小声的对吴宣说道:“要是撑不住了,跟我说一声。”

吴宣闻言,默默的点了点头,吴宣对自己还是有清楚的认识的,累归累,还不会到撑不下去的地步。

人家示好了,吴宣也没有拒绝,就当交个朋友了,知青队长的权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是一门心思的跟谁下绊子,谁也受不了。

吴宣和张芳芳在一瞬间成为了知青队伍中的焦点,连主动站出来的女知青王蔓蔓也得到了不少关注。

钱红兵看到王蔓蔓主动站出来照顾张芳芳表示了感谢,现在这时候大家都筋疲力尽了,没几个人愿意再去照顾一个拖油瓶。

只不过张芳芳的倒下,突然给很多人提供了思路。

尤其是张乐乐,看到晕倒就会被抬到牛车上面,眼珠子一转,自己有样学样不就行了。

张乐乐强忍着马上就去做的冲动,过了十多分钟。

“哎呀,我不行了。”张乐乐突然假装呼叫了一声,眼睛一闭也直挺挺的往地上倒去。

张乐乐可能是经验不足的关系,看到刚才张芳芳倒下的时候被人扶住了,就以为自己也能被人扶住。

可是他周围的没有一个李国强这样的人关注到他。

“哦!**!”

张乐乐就这么直勾勾的倒在地上,结结实实的摔到石头上,本来是想装晕倒地的张乐乐,瞬间就变成了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噗呲。”

吴宣听到张乐乐呼喊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回头了,见到张乐乐这样,吴宣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来。

车队安静了几秒,大家也都反应过来了,这是张乐乐想装死没装成功,结果把自己给磕的头破血流。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

本来已经筋疲力尽的众人见到这一幕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搞什么呢!”

张志刚看到又是张乐乐在那里起幺蛾子,出声呵斥道。

“不行了,不行了,我走不动了,我不走了,我要坐车!”张乐乐一看自己装死失败了,干脆就躺在地上打滚了,说啥也不走了。

“继续走,不用停下来。”张志刚吩咐村民继续赶牛车。

自己则是到了队伍中间,皱眉看着正在地上打滚的张乐乐,厉声说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你要么继续走,要么我就给你退回知青办去!”

张乐乐可能是在外面撒泼耍混惯了,以为张志刚会惯着他的毛病,继续在地上大喊道:“我走不动了,我走不动了,你们这是要累死我。”

“那你留在这里等着晚上喂狼吧,到时候我就跟知青办报个失踪就行了。”张志刚淡淡的说了一句,就不再管躺在地上的张乐乐。

跟张乐乐一起的李云舒看着张乐乐躺在地上打滚,觉得太丢人了,气的踢了张乐乐一脚。

“你真想留在这里喂狼啊?”

张乐乐一看走远的张志刚和根本就没停下的知青队伍,看是真没人管自己,这才不情不愿的骂骂咧咧的爬起来。

“这都什么东西啊?这要是在我家谁敢跟我这样啊!”

“你也说了,这里不是你家。”

李云舒看到张乐乐的刚才表现都快气死了,本来是她准备倒下去的,想跟张芳芳一样躺在牛车,舒舒服服的到地方。

可没想到张乐乐这个蠢货竟然装死都装不好,害的她还怎么装下去了。

说完,李云舒也不再搭理张乐乐,追着大部队向前走去。

张乐乐干的蠢事,只是行进途中的一个小插曲,大家笑过之后也没人谈论这个事儿,主要是都太累了。

至于,张芳芳在牛车颠簸了一会儿之后就醒了过来。

看到自己躺在牛车上,其他人都是继续在走路,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想下车跟大家一起走。

“张芳芳同志,你还是在车上好好休息,看你的脸色也太差了,不用想太多。”钱红兵拦住了想下车的张芳芳。

王蔓蔓也在一旁跟着说道:“对呀,你就在车上躺一会儿吧。”

经过众人的劝说,张芳芳这才局促的继续坐在牛车上,只不过每当看到有人看向她的时候,张芳芳就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好像自己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太阳逐渐的开始偏西了,众人的体力也快彻底耗尽了。

“大家在坚持坚持,没多远就快到大队了,到时候大家就可以休息了。”钱红兵看到有些人确实是快坚持不住了,适时的给大家鼓劲。

其他知青坚持不住了,吴宣也要坚持不住了,本来以为自己有了心理准备,靠着毅力可以坚持到地方。

可实际情况比吴宣想的要难多了,两条腿就跟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吴宣的半个身子都搭在牛车上。

不光吴宣这样,还有很多知青也快熬不住了,学着吴宣让自己轻松一些。

只不过大家坐的比较收敛,再加上牛车边上的位置有限,众人也都轮换着来。

以后都要长时间相处呢,没有人想做出像张乐乐一样那么丢脸的事儿,就连本来想装晕的李云舒也坚持着。

Copyright © 2023 www.qqeg.cn 易学堂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苏ICP备17043702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