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言情 >

滨城槐花巷大杂院余美兰

滨城槐花巷大杂院余美兰

滨城槐花巷大杂院余美兰

连载中
  • 作者:扇叶
  • 主角:余美兰余舒心孟建国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4-06-11 18:41:21

这本滨城槐花巷大杂院余美兰小说值得一看,喜欢作者扇叶大大的笔峰,把男女主余美兰余舒心孟建国无所不能的精彩绝伦展现在读者眼前。主要讲的是大哥结婚了,她住的房间被改成了大哥大嫂的新房,她只能窝在客厅角落搭板子当床。原想着开学后住学校,但大嫂怀孕了,怀相不好,……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7章

经历过前世,余舒心看人不会只看人外表,也不会轻信外面的传言,她只信自己的眼睛和内心的判断。

“王大锤同志,有事说事吧。”余舒心开口道。

“大妹,你上学之前都喊我哥哥的,今天你再喊我一声哥哥,哥有什么都给你......行行行,不喊哥哥,咱们说正经的,你亲哥余大福让我从你身上偷一张存折,他许诺事成之后给我存折余额的十分之一。”

王大锤弹了下烟灰,嗤笑:“十分之一都不够我买两包烟的,我至于去做那等缺德事?”

余舒心停下脚步,看了王大锤两眼,认真说道:“你该答应的,十分之一就是六十块,够你买好几条烟。”

“**!”王大锤忍不住骂了句脏话,“你居然这么有钱,要不哥哥跟你混吧。”

余舒心沉吟了一会,就招手让王大锤过来,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王大锤夸张地瞪圆了眼睛,连连摇头:“我是正经人,作假的事我不干!”

余舒心轻笑一声,抬脚往外走,王大锤就颠颠跟上。

回到大杂院,余吴两家还没谈妥,但吴凤儿肚子里的娃已经基本确定是余大福的了。

因为两人真干过那种好事,还不止一次。

王桂花气得要死,却不得不认下,但在彩礼上却是寸步不让。

“你家凤儿都已经揣上了娃,是我家的人了,还要什么彩礼?都已经闹到这份上了,我家也不怕再丢人,你们不同意那就拖着吧,拖到凤儿生下孩子,确认是我余家的种,咱们再商量婚事也成。”

吴家人听到王桂花这话,气得差点又要干架,还是居委会来了人,劝开了两家人,让各回各家先冷静一下,回头再谈。

王桂花冷静不了,看到余舒心就破口大骂:“你刚刚死哪去了?没事了你倒是回来了!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余舒心淡声道:“大哥闯的祸,你往我身上发泄怒气,是觉得这个家里我最好拿捏吗?”

“你说什么?你有胆再说一遍!”王桂花扬起了巴掌。

“既然你看着我烦,那我出去不碍你的眼。”余舒心说完,转身就走。

“你敢踏出这个家门,以后都别回来!”王桂花冲着她的背影怒声威胁。

余舒心脚步停在门口,回过身,苍白的脸上已满是泪水,她哽咽道:“我知道自己一直不讨您喜欢,以后我不会再碍您的眼了,往后您和爸要多保重身体。”

说完,她转身跨出了大门,在一众邻居或好奇或诧异的目光中,抹着眼泪往外走。

一直沉默抽烟的余铁山,连忙起身喊道:“大妹,不,**你回来!”

“你喊她做什么?让她死在外头得了!”王桂花的叫声越发尖利。

攥着家里的户口本,王桂花根本就不怕大女儿翻出她的手掌心。

她就等着死丫头跪着回来求她,到时一定要狠狠给死丫头一个教训。

王桂花在心里发狠,却没看到邻居们暗自摇头,转过身议论她这个亲妈比后妈还狠。

此刻,余舒心已经拿着昨天在街道办开的介绍信,去了一家招待所开了房,舒服地洗了一个澡,就上床补觉。

一连过去了三天,余吴两家还是没谈妥婚事,原因还是因为彩礼。

而王桂花终于发现余舒心一直没回来,原本笃定的心变得不安起来,吩咐儿子余大福去打探余舒心的去向。

余大福转头去找了王大锤。

王大锤冲他搓搓手指,余大福变脸:“你一点事都没办,就敢冲我要钱?”

“活动经费懂吗?没活动经费,我下头的小弟都不听我的,怎么给你找人?”

余大福咬牙:“你要多少?”

王大锤竖起了两根手指,示意二十。

余大福气得要死,最后讨价还价,给了十块钱。

王大锤拿着白得的钱,转头就来到招待所,也给自己开了一间房,就在余舒心隔壁。

余家三口却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因为吴家人带着怀孕的吴凤儿去机械厂闹了,一家三口都被厂领导约谈,明言事情不解决,他们三个就先不要来上班了。

没办法,王桂花只能咬牙同意给吴家人三百彩礼。

但余家现在真没钱,所有的钱都在余舒心那张新折子里。

“大妹呢?不是让你找她吗?人呢!”王桂花忍不住冲儿子发火。

“妈,我让王大锤找大妹,我给了他十块钱。”余大福忙将这事说出来。

王桂花顾不得骂儿子大手大脚,转头去了王家,却被老王告知,他家那混账小子已经有两三天没回来了。

王桂花一听,几乎要瘫坐在地上。

恰在这时,一阵敲锣打鼓声从巷子里传来,很快又进了大杂院。

领头的是街道办主任,他热情地与余铁山和王桂花握手:“你们夫妻二人为国家培养了好女儿,又愿意让她下乡支援农村建设,我在这谨代表街道,向你们夫妻表示真诚的感谢!”

主任这话一落,顿时大片掌声响起,还有敲锣打鼓声,咚咚锵锵,热闹非凡。

王桂花被这些声音轰炸,脑子都空白了好一会,清醒过后就暴怒大喊:“谁要下乡了?我家没有下乡的孩子!你们都给我出去!”

王桂花一边大喊,一边推人,喜庆的场面一下子被破坏了,锣鼓不响了,人们面面相觑。

街道办主任沉下了脸:“王桂花同志,你是要破坏国家的上山下乡政策吗?”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反正我家没人要下乡!”王桂花梗着脖子嚷道。

“对对,我家就三个孩子,一个在上大学,一个是工人,还有个小女儿也要复读考大学,没人会下乡。”余铁山也赶忙出声解释,余大福在边上也点头附和。

街道办主任却有些不耐了,抽出一张志愿表道:“你们看清楚,这是你们自己报名,又签了名的。”

王桂花不认字,也懒得去看,只大声叫嚷:“谁知道你从哪弄来的假的,反正我家没人报名!”

“是我报的名,我签的字,我自愿下乡支援农村建设。”

余舒心走进大杂院,声音清脆又铿锵有力。

Copyright © 2023 www.qqeg.cn 易学堂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苏ICP备17043702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