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言情 >

缠绵入骨:冷戾王爷的心尖宠儿

缠绵入骨:冷戾王爷的心尖宠儿

缠绵入骨:冷戾王爷的心尖宠儿

连载中
  • 作者:檀意
  • 主角:程吟玉李昆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4-06-11 18:54:27

《缠绵入骨:冷戾王爷的心尖宠儿》这本书檀意写的非常好,程吟玉李昆等每个人物故事都交代得非常清楚,内容也很精彩,非常值得看阅。《缠绵入骨:冷戾王爷的心尖宠儿》简介:他本不该出生的,妖媚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必是祸端,但恪美人梨花带雨地求他,他一时心软,顾行舟便生了下来。……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含凉殿中燃着龙涎香,紫檀香炉中袅袅升腾着烟雾,轻轻悠悠地四散,被屏风所阻隔。

再往里,明黄锦帐影影绰绰,两侧立着两个垂着脑袋的小太监,如鬼魅般悄无声息。

顾行舟平和地跪在地上。

进宫之前他便知晓有这么一遭,所以并不在意父皇对他的冷待。

不知过了多久,双膝渐渐开始发疼时,终于有个沙哑威严的声音响起:“起来吧。”

他似是笑着问了一句:“朕不小心又睡着了,在地上跪这么久,怎么不跟朕说一声你来了?”

顾行舟沉声道:“父皇日理万机,难得休息,儿臣自然不敢出声打扰。”

旋即,明黄帐子被太监小心翼翼地拉开,皇帝走了出来。

顾行舟垂首跟在他身后。

皇帝停在棋盘前,示意他坐下:“也有几日未见你了,陪朕下盘棋吧。”

顾行舟自然答应,手执白子。

皇帝随意问道:“军营这几日如何?”

“一切太平,”顿了顿,他又道,“只是父皇不在,人心颇为涣散,儿臣无能。”

这话自然是假的,说些不咸不淡的错处恭维他几句罢了。

皇帝果然高兴,落下一子后指点他一番。

顾行舟洗耳恭听,一脸受教的神色。

聊完了正事,便要说私事了。

皇帝淡淡地问:“朕听说,你养了个外室?”

他的神色辨不出喜怒,顾行舟谨慎应对:“是,前两日才收进别院。”

他颇为懊恼道:“果然什么都逃不过父皇的眼睛。”

“小六啊,你跟朕玩还嫩着呢。”皇帝神色惬意地呷了口茶。

又问:“怎么不直接给个侍妾的名分?”

顾行舟落下一子,不甚在意道:“儿臣只是一时兴起,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罢了,入不入王府也没什么区别。”

“哦?朕可是听说,你为她一掷千金,还砍了李昆的手。”

顾行舟低垂着眉眼,道:“儿臣知错,下次一定不会再意气用事。”

皇帝捋着胡须,静静地望着眉眼恭谨的六儿子。

他本不该出生的,妖媚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必是祸端,但恪美人梨花带雨地求他,他一时心软,顾行舟便生了下来。

幸好这个孩子也算是乖巧,不仅长得像他,行军打仗也颇有他当年的英姿,眼瞧着便要越过他这个父皇了。

没想到顾行舟竟一时意气收了个花魁当外室,还砍了英国公儿子的左手,这几日英国公和淑妃没少来找他哭诉。

真是头疼,比他年少时差远了。

皇帝落下一子,云淡风轻地揭过了英国公的事。

“一个女人罢了,你若是喜欢,等下次选秀,朕再给你挑几个好的。”

顾行舟拒绝道:“儿臣还未娶妻,府里这么多女人不太好。”

皇帝这才想起来他还没成亲。

“娶妻这事,你是耽搁得有些久了,待两个月后你五皇兄成亲,你的终身大事也该安排上了。”

皇帝问:“朕亲自为你选的人,你可满意?若是有旁的喜欢的,朕也可以破例为你改一改赐婚圣旨。”

他虽笑着,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一双饱经风霜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顾行舟的神色。

顾行舟无比满足道:“方家嫡女温婉端和,儿臣相信父皇的眼光,成婚后定会与她琴瑟和鸣。”

皇帝紧绷的身子骤然一松,淡然道:“那便好。”

一盘棋下了半个时辰,皇帝险胜,龙颜大悦,顾行舟终于得以从含凉殿出来。

天色已然暗下来了,落日余晖即将被黑夜吞噬殆尽。

他轻舒一口气,刚走出几步便有人迎上来问:“王爷是回王府还是去别院?”

顾行舟看眼侍卫沉霄,沉吟片刻,问道:“本王让你查的事可有眉目了?”

那日到底是谁给他下的药,他必须要查清楚。

沉霄臊眉耷眼道:“属下无能,暂时还未查到。”

这事已经三日了,还没个蛛丝马迹,他也很挫败,可见那人隐藏之深。

他已经检查了那日王爷吃的饭、喝的茶、用的物件,一切正常,仿佛王爷是凭空中了药似的。

“可真是厉害,”顾行舟冷笑一声,“继续查。”

他心里也在猜测着到底是谁如此大胆。

那日他难得悠闲,并未出府,林缨跑来找他告了一状,说何柔嘉摔了她的东西,他打发了人,柳霜霜又过来送了他一枚亲手绣的香囊。

傍晚时,何柔嘉来解释两人争吵的缘由,还为他沏了一壶雨前龙井,他刚喝了一口,宫里便有太监让他进宫。

香囊和茶都没问题,他排除了三人的嫌疑,那便只有丫鬟了。

走出皇宫,顾行舟翻身上马,昂扬道:“着重查那日当差的丫鬟。”

沉霄忙应是,又问了一遍:“王爷,咱们去哪儿?”

顾行舟暗自思忖,已经一连两日去曲江别院,今日不该再去,免得那个女人恃宠而骄。

但……刚在父皇面前演了场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戏,总不能就这样半途而废了。

他一夹马腹,朝着曲江别院的方向行去。

沉霄一看,得,今晚又得两头跑。

他一边上马一边想,王爷可不是人人都能当的,一日跑四个地方,还能在别院出几次力,依然神采奕奕。

他叹了口气,认命跟上。

曲江别院位置偏僻,就算是骑马,也得小半个时辰才能到,沉霄气喘吁吁地下了马,尝试着提议。

“王爷,不如将这位夫人送进王府,省得您来回折腾。”

顾行舟瞥他一眼,“你若是嫌这份差事累,本王可以换一个人。”

沉霄赶紧闭上嘴。

顾行舟进了别院,直奔西厢房。

没想到屋里却没人,洒扫丫鬟战战兢兢地说夫人在锦鲤池。

顾行舟抬脚便往锦鲤池的方向走去。

还没到地方便有丫鬟快步迎上来,娇声道:“王爷,您来了。”

顾行舟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眼瞧着她要摔过来。

他微微侧过身,睥睨着地上摔得尘土四起的丫鬟。

思思神色一僵,这可是她练习了数次的动作,怎么也没想到王爷竟轻易避开了!

想必只是个意外,机不可失,她咬牙站起身,想故技重施,沉霄挥剑挡住她。

“姑娘,刀剑无眼,可不要伤了你才好。”

顾行舟冷哼一声:“在这跪一个时辰学学规矩。”

思思大惊,怎么也没想到王爷竟如此冷酷无情,她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求饶便被沉霄捂住了嘴。

顾行舟懒得再理会,踏入亭中,侍立在旁的丹樱福了福身,走出亭子。

顾行舟凝神看了一会儿半倚在亭中酣睡的美人。

他日日忙得脚不沾地,她倒好,躺在这里睡得不知今夕何夕。

恶上心头,他掐了一把她柔嫩的脸,松开手,脸上果然有两道红痕,还挺可爱。

程吟玉睡得正香,冷不丁脸上发疼,她迷迷瞪瞪地醒了过来,瞧见一张熟悉的冷厉俊颜。

连续三晚的记忆涌上心头,她下意识颤了下,哀叹道:“王爷,你怎么又来了!”

顾行舟满腔柔情化为乌有,冷声问:“你不欢迎本王?”

Copyright © 2023 www.qqeg.cn 易学堂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苏ICP备17043702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