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言情 >

惨死重生后,她被渣男皇叔宠幸了

惨死重生后,她被渣男皇叔宠幸了

惨死重生后,她被渣男皇叔宠幸了

连载中
  • 作者:饺子会劈叉
  • 主角:姜鸢梨盛景修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4-04-17 14:45:55

这种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惨死重生后,她被渣男皇叔宠幸了,故事情节生动,细节描写到位,惨死重生后,她被渣男皇叔宠幸了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作品“不过嘛,她倒是的确不堪匹配皇子的。”盛景修说道,“这个小妮子虽顶着一个盛府嫡长女的名头,可我瞧着却也与那……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7章

此时马车的速度逐渐缓慢了下来,连车帘被吹起的角都小了许多,完全遮盖住了外面繁华热闹的街景。

这是快要到了。

姜鸢梨上前,跪在盛景修面前。

“我是相府嫡女,我外祖过世前将大半家产都留给我做嫁妆,我要是嫁给盛华庭,他一定会借此争夺皇位,到时候,你就会多一个敌人和对手!”

盛景修的眸子一凌,一把抓住姜鸢梨的衣领将人提了起来。

眸光交映,姜鸢梨甚至可以看到盛景修瞳孔里映出来的自己的脸。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是真的不怕死。”

“嫁给盛华庭我也会死,与其被困在盛华庭身边被蹉跎折磨至死,倒不如搏一搏,图个痛快!”

盛景修皱眉看着她,带了几分探究,“你当真是不愿嫁给盛华庭呢,还是因为赌气他与你那二妹妹的关系。”

姜鸢梨不知道这盛景修为什么会这么说,只是眼下也没有什么时间解释,便只是诚恳地说道,“当真不愿!嫁给他还不如嫁给街上的叫花子呢!”

盛景修眨了下眼,笑了一声。

不知道是不是姜鸢梨的错觉,只觉得这笑容里多少带了几分自嘲的意思。

他顺手将姜鸢梨提起来丢在一旁的矮榻上,掀开帘子看了一眼外面。

这时,恰好那常跟在盛景修身边的一个名叫追影的长随上前,低声说道。

“爷,到了。”

姜鸢梨往外瞧了一眼才发现,这盛景修的车架竟然直接进了皇宫大内。

巍峨高大的殿宇林立,正中间的长阶之上便是当今皇上所在的朝华宫。

天家气象果然不凡。

便是刚下马车,姜鸢梨便觉得一股子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想起前世,自己第一次进宫是随着盛华庭一起,彼时是随着他一道进宫谢皇上赐婚的,如今却成了盛景修。

而来这里的目的,也从谢恩变成了抗旨。

盛景修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还愣在原地的姜鸢梨。

“还不走?”

姜鸢梨小步上前,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衣袖,“你可会帮我?”

盛景修垂眸看了一眼她青白的手指,姜鸢梨回过神来,立刻撤开,眼巴巴地瞧着他。

盛景修只说道,“看情况。”

说完,便大步朝殿门走去。

“什么叫看情况啊?”姜鸢梨连忙跟上。

“若是皇上并不生气,我便出口帮你说几句好话也无妨。可若是皇上大发雷霆执意要杀了你,难道我要把自己搭进去?”

盛景修侧身瞥了她一眼,指了指前面。

“到了。”

“谨言慎行。”

几个字生生将姜鸢梨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嘴边。

门口的内侍看到盛景修来,不等人近前便匆匆去通报了。

待到他们上来时,便只听到,“王爷,皇上请您进去。”

步入殿内,高大的紫金九龙香炉里燃着袅袅的白烟,装饰典雅华贵,处处彰显着帝王风范。

姜鸢梨上前不敢抬头,只是恭敬的叩首行礼。

一旁盛景修刚要见礼便被一个男人给扶了起来,“说多少次了,私下无人时你我兄弟不必见礼,你怎么还是记不住。”

摄政王盛景修,不避帝名,不行大礼,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姜鸢梨看着脚边的那一袭明黄色缓缓转向自己。

“这是姜家的丫头吧?”

姜鸢梨闻言,缓缓抬头。

奉天帝盛景琅,盛景修的长兄,当今的天子。

算起来也三十有六了,也是遗传了他们盛家的美貌,长相格外的俊美。

只是比起盛华庭的虚假温和,盛景修的冷漠疏离,这人的身上多了几分天子的威严与压迫。

“你怎么进宫来了?可是听闻朕给你赐婚,先行进宫谢恩的?”

姜鸢梨刚要开口说话,却听到一旁的盛景修淡淡道,“她是来抗旨的。”

姜鸢梨皱眉看向他,恨不得站起来咬他一口。

帮忙不是这么帮的吧!

“哦?是吗?”

盛景琅转头看着他,不动如山,只是眼睛里多了几分被挑衅后的冷意。

“皇上......”姜鸢梨跪在地上,因为盛景修的一句话,将她刚才在马车上想的话全给忘了,“臣女感念皇上仁德,只是......”

盛景琅沉声道,“你不愿意嫁给华庭?”

姜鸢梨的头往下低了低,闭了闭眼,回道,“是,臣女不愿!”

“还真的是来抗旨的。”盛景琅轻飘飘地丢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姜鸢梨还没等松口气,便听到啪的一声!

帝王手里的茶盅直接在姜鸢梨的脚边炸开,碎瓷片伴着热水飞溅而起,从姜鸢梨的脸侧划过。

姜鸢梨也不知道是烫的还是被割破了,也不敢去查看,只是低着头,承受着盛怒。

“皇上息怒,臣女罪该万死。”

“你确实是罪该万死。”盛景琅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爹有没有告诉过你,抗旨不遵是什么罪?”

姜鸢梨咬着牙,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开口。

若是回答告诉过,那便是明知结果还要抗旨,便是藐视皇权,罪加一等。

可要是说没告诉过,便是教女无方,纵女无度,一样也是重罪。

姜鸢梨只能说道,“臣女顽劣不堪,不配嫁给皇子为妻,怕丢了皇家体面,宁可舍己一身,也不能坏了皇家声誉。”

一旁,盛景修垂眸看着她,嘴角几不可查地勾了勾。

“牙尖嘴利,巧舌如簧,朕看你们姜家是真的不把朕这个皇上放在眼里了。抗旨的事都能做得出来。”

“皇上,此事乃是臣女一人任性,与姜家无关。臣女进宫来便是请求皇上责罚,求皇上息怒,也求......”姜鸢梨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身侧的盛景修。

“求什么?”

“也求皇上成全!”

“成全?”

“是,民女已经心有所属,所以,不管是于公于私,臣女都不是九皇子的良配,求皇上收回成命!”

“身为贵女,未曾出阁便与人私定终身?呵,姜家真的是好教养啊。”

盛景琅眯起眼睛看了她一眼,开口说道,“来人!”

四周立刻有内侍上前来将人按住。

盛景修看了一眼皇帝,上前拉着那大内管的手侧耳在旁说了几句话。

姜鸢梨被人押走了,盛景修则重新折返了回来,垂手站在奉天帝跟前。

“你专门带着她回来抗旨的?”盛景琅转身看着盛景修问道。

Copyright © 2023 www.qqeg.cn 易学堂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苏ICP备17043702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