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古代 >

第1章 妖魔乱世

第1章 妖魔乱世

第1章 妖魔乱世

连载中
  • 作者:一朝闻道
  • 主角:赵乾周典史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4-06-11 18:25:47

作者“一朝闻道”的最新原创作品,穿越重生小说《第1章 妖魔乱世》,讲述主角赵乾周典史的爱情故事,作者文笔不俗,人物和剧情设定非常有新意,值得一读!无删减剧情描述:但还是否决了躲一躲的念头,不提杀父之仇,就算是为了妖魔寿命也不能走。赵乾打定心思要杀出一条血路后,就嘱咐二牛……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昏暗的巡捕房后院,油灯跳动。

赵乾脸色苍白的从床上起身。

看着眼前的一切,依旧有些接受不了自己成了青云县巡捕房的差役。

可脑海里凌乱的记忆,却愈发清晰。

妖魔乱世,民不聊生。

原身父子都是靠着巡捕房吃饭的小吏,虽然偶尔要处理些小妖,可也不过是聪明些的野兽罢了。

但没想到一次跑腿的差事,就真遇到了妖魔。

父子俩一番拼杀撤离,结果伤重不治双双殒命。

想到这,赵乾只感觉胸前的伤口又痛了几分。

“世间居然真有妖魔。”

他面色沉重,想到那日的妖魔,呼吸的气息又加重了一些。

忍不住的平缓了一下呼吸,可眼前居然出现了一道虚幻的光幕。

「掌握武学:分经错骨手(大成)、斩妖刀法(入门)」

「注释:可使用寿命提升武学、功法等进展。」

「当前寿命:三十四年」

……

赵乾看着眼前的文字,心中泛起波澜。

光幕之中的分经错骨手乃是巡捕房的通用武学,所有的差役都得练。

前身正是因为这手功夫练的不错,算是普通人中的高手。

这才不用顶他老子的位置,就直接进了巡捕房。

至于斩妖刀法,则是原身父亲传授与他,前身懒得计较这些。

现在想来这件事也有蹊跷。

这种入了品级的武学怎么会是一个小吏能学会的。

另外眼下这光幕虽好,

但提升武学境界居然要消耗寿命,这不是比妖魔还吓人?

何况本来就三十四年的寿命,连六十都活不到。

再消耗,不就成短命鬼了。

学武本就是为了保命延寿,连命都没了,练武有什么用。

真以为自己是武道天才,破境入品跟喝水一样简单?

“嘶!”

赵乾一时看的忘神,不小心触碰到了伤口,痛的倒吸一口冷气。

恰巧看到墙上挂着的巡捕房制式朴刀。

心中更是愤愤不平。

该死的封建社会,伤还没养好就被强迫去上班。

“不如干脆乘机离开。”

赵乾抚摸着胸前的伤口,不到片刻就否决了。

眼下这种混乱世道,连巡捕房的差役都过的艰难,离了这又能去那呢?

没了这身皮,怕是被妖魔吃了都无人知晓。

自己还不够强,巡捕房现在还不能走。

念及此处,赵乾坚定了信念。

他整了整身上的衣衫,取下墙上的朴刀,朝着前院而去。

……

“乾哥。”

巡捕房外的几个帮闲看到赵乾吓了一跳,忍不住咽了咽唾沫。

他们没想到受了这么重的伤,赵乾还能活着。

但也只是愣了一会,然后立刻低头打着招呼。

唯有其中一个叫二牛的中年人,看到赵乾即将迈入巡捕房,上前见礼。

“乾哥,我看你伤还未好,不如再修养几日。”

赵乾顿时心中一动,这二牛乃是父亲好友,此时提醒肯定是有缘由。

可那对头,已连着催了三次,这次更是请了上命。

除非脱了这身皮,否则是躲不过去了。

这世道。

妖要吃人,人也要吃人,能躲到哪去呢。

随即,赵乾也不在多想。

对着二牛,投去一个善意的微笑。

然后上前推开了木门。

嘎吱。

巡捕房休息室的大门被推开。

一进门,赵乾就看到房内一群差役正在吃吃喝喝。

本想上前打个招呼,可一道人影突然出现,让他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这人就是他的对头。

“哟,伤势大好啊,能动弹了?”

阴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让他心中生出烦躁。

一个容貌丑恶的壮汉,正站在房间的角落里。

只见其身材高大,腰胯长刀,眼中的恶意毫不掩饰。

他缓缓的整了整身上的制服,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嘴黄牙。

“既然好了,那就该办事了!”

闻言,赵乾转身直勾勾的盯着此人。

李二虎。

原身父亲的死对头。

两人因捕头之位产生矛盾,李二虎竞争失败后自然老老实实缩头,现在一看到机会则是跳出来了。

比如现在。

原身父亲死了,李二虎自然就是下一届捕头的有力人选。

对方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想清楚这些。

赵乾思索片刻,面色不改,语气平淡的开口:“是有什么要务吗?”

说罢,也不甘示弱,目光直视着对方:“李捕快,还没当上捕头,威风倒是不小。”

然而李二虎却也是毫不在意,然后就朝人群的差役一指:“小王村有异常派人前去探查,这是县尊大人的意思。”

赵乾瞬间明白,这是要折腾自己

小王村距离县城十几里山路,崎岖难行,自己伤势未愈怕是要吃不小的苦头。

当即就想摇头拒绝。

“怎么?赵公子准备脱了这身皮??”

李二虎阴冷一笑,似乎正在期待着什么。

赵乾见状那还不知道,对方巴不得自己主动离开。

“还是说,赵公子是要违抗上命。”

“试一试,兄弟们手中的长刀?”

见赵乾久久没有动作,李二虎扶正腰间长刀,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两人之间的冲突明显。

捕头的位置只有一个,候补人却有两个。

“我说不去了?只是道路危险,旁人我不放心。”

“你的功夫倒是有点看头。”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闷,之前喧闹的差役们,此时都是噤若寒蝉。

赵乾面上不显,平静开口,心中却是发狠,知晓绝不能让

这吃人世道,要是退了,怕是连骨头都没了。

随着两人的言语,之前喧闹的差役们,此时都是噤若寒蝉。

片刻后。

“哈哈哈!好胆色,某家便陪赵公子走一趟。”

闻言,赵乾也不在多说,对着李二虎比了个请的手势,然后迈步出了门。

房间内差役,看着二人的背影,不停的吞咽唾沫,似乎这样才能压抑自己心中的惊诧。

他们根本不明白,赵乾独身一人,怎么还敢如此硬气。

看着还未出门的李二虎。

“我在前方,等你。”

“走晚了,夜深林黑不安全。”

赵乾语气平淡的扶正腰间长刀,顿了顿,接着扭头看向他。

听到这威胁的话语,李二虎反而狰狞一笑。

“一个小奶娃,也配和老子耍狠!”

赵乾闻言,面色平静,只是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种模样,李二虎反倒起了疑心。

察觉李二虎有了退缩之意,赵乾握住刀柄,忽然啐道:“怕了?”

无论是记忆中的乱世,和前世的记忆,都告诉赵乾,面对威胁时最好的办法是直面它。

这样不仅简单,而且有效。

两人目光直视,李二虎扭头冷哼一声。

“……”

接着李二虎迈开步伐,眼中犹豫一会,就大步朝着县城外而去。

赵乾见状也不言语,两人相距数米前后而行。

房间内。

在场的差役面面相视,满心疑惑,赵乾的性子怎么变得如此刚强,动辄以命相搏。

转眼间就出了城门。

迈过山路,越过溪流,双方一路疾行,十几里山路不到一个时辰就便走完了。

小王村就遥遥在望。

此时天还未黑。

Copyright © 2023 www.qqeg.cn 易学堂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苏ICP备17043702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