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都市 >

宦海遨游

宦海遨游

宦海遨游

连载中
  • 作者:最帅的帅白
  • 主角:苏榆北高梓淇
  • 分类:都市
  • 更新时间:2024-04-17 14:32:56

苏榆北高梓淇作为主角的都市生活小说《宦海遨游》,目前正在抖音火热推广中,知名作者“最帅的帅白”的最新原创作品,讲述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内容梗概:林正涛立刻会意了,两个人荣辱与共、一损俱损,相处多年,亦父亦师,有些话当着外人的面项阳宏是没办法说的,一个表情,林正……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我们离婚吧!”

电话中高梓淇的声音冰冷得不带任何感情。

苏榆北拿着手机,看着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流如遭雷击。

苏榆北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为什么?”

高梓淇的声音陡然提高几分,讥讽道:“苏榆北你怎么有脸问我为什么?公务员考试你没通过,省第一人民医院嫌你学历低,也没要你,你说你这样废物能给我什么?”

苏榆北自嘲一笑道:“确实,我这样的人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

今天是苏榆北的人生至暗时刻,公考笔试成绩全省第一,面试虽不敢说出类拔萃,在一干考生中是鹤立鸡群的存在,但也是可圈可点的。

苏榆北自认能得到省卫生厅人事科普通科员的职位,但现实却给了他残酷一击。

有背影,没背景的他,最终还是被某个关系户给顶了下来。

屋漏偏逢连夜雨,紧接着省第一人民医院也给他打了个电话,只有本科学历的苏榆北,倒在了一干博士生的面前。

紧接着妻子高梓淇打来电话,苏榆北天真的以为能从妻子这得到关怀与安慰。

可妻子的第一句话便是冷冰冰的离婚二字!

此时苏榆北感觉自己的人生就是个笑话。

曾经江北医科大学的天之骄子,如今沦落到连个体面工作都找不到的地步,还有什么是比这更可笑的吗?

曾经的海誓山盟,终究抵不过现实的冷酷。

现实社会要比苏榆北想象中的残酷百倍、万倍。

苏榆北看看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感觉格外的刺眼。

他引以为傲的纯洁爱情,终究还是在世俗洪流的冲刷下被玷污,然后枯萎,最终随风飘零,消失在茫茫人海。

苏榆北想哭,但眼泪却干涸了,他怎么也哭不出来。

迷茫,痛苦,不知何去何从充斥了他整颗心。

这就是失败者的滋味吗?

高梓淇尖锐而愤怒的声音响起:“苏榆北你在听我说话吗?”

苏榆北呼出一口气道:“你说。”

高梓淇寒声道:“今天晚上是我母亲生日,地点我发给你,你提前过来把离婚协议书签了,你记得早点来,我不想让家里的亲戚朋友看到你,签了就赶紧走。”

曾经那个视他为珍宝的女孩,现在却视他为避之不及的垃圾。

苏榆北轻轻点下头道:“我知道了。”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如同发疯的公牛一般狠狠的撞在了不远处的墙壁上,吓得不少女人尖叫出来。

法拉利的前脸撞得惨不忍睹,车门打开,一个火红色的倩影有些晃悠的走出来。

灰霾的天空下,女孩火红色的皮衣,让整个世界多了一抹耀眼的红色,夺目而亮眼。

女孩二十多岁的年纪,眉目如画,她的出现让整个世界都黯然失色,她美得像迷失在人间的天使。

一双及膝的磨砂黑色长靴上是两截白皙得宛如象牙的**,顷刻间吸引了在场所有男人的目光。

女孩似乎察觉到了周围男人贪婪的目光,伸出一只手把皮衣拉紧,让不少男人失望的叹口气。

苏榆北看了看女孩,发现女孩脸颊泛红,呼吸稍稍有些急促,额头上还有细密的汗水。

在普通人看来,这都是正常现象,出了这样的车祸,惊吓下有这样的反应在正常不过。

但苏榆北却察觉出了不对劲,他走过去,女孩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语气很是急促,还有些不耐烦。

苏榆北轻声道:“不想有事,就坐下别乱动,等救护车过来。”

女孩一愣,诧异的看了苏榆北一眼,随即很是不耐烦的道:“你是不是有病?不是说你,是我旁边过来一个男的,我什么事都没有,他让我坐下别乱动,等救护车!”

女孩迈步走到旁边继续道:“这样的臭男人我见多了,变着花样的搭讪,本姑娘我能吃他们这一套?切!”

苏榆北无奈的叹口气道:“你在这样下去,我数到三你就得倒下!”

一句话换来女孩无比嫌弃、鄙夷的目光。

女孩丢给苏榆北一个厌恶的白眼,继续来回踱步跟朋友叽叽喳喳的说话。

苏榆北再次叹口气道:“1、2、3!”

当苏榆北数到三的时,女孩突然瞪圆了双眼,嘴张得大大的,手机落在地上,随即女孩倒在地上。

周围的路人都傻眼了,这也太神了吧,说数到三倒,还真就倒下了?

苏榆北叹口气,摇摇头很是无奈的道:“怎么就不听话那?”

说到这苏榆北左右看看,根本就见不到救护车的影子。

苏榆北直接道:“我是医生,过来几个女同志帮我把她围住,别让其他人看到里边的情况。”

很快十多个年龄不同的女人把女孩跟苏榆北团团围住。

女孩倒在地上,嘴张得大大的,手掐在自己的脖子上,此时她就像是离开水的鱼,不管怎么拼命呼吸,就是吸不进一口气。

女孩满脸濒死的惊恐表情。

苏榆北蹲下来道:“别紧张,你会没事的,放松。”

说到这苏榆北把女孩的皮衣打开,露出里边白色的衬衣。

但苏榆北接下来的举动,让女孩好看的眼睛瞪得更大了,里边充斥着无与伦比的愤怒与恐惧。

苏榆北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撕开了她的衬衣,随即把贴身的衣服推了上去。

苏榆北呼吸有些急促,但还是很快冷静下来,从包里掏出一根水性笔,用力掰断,他猛然举着一截断笔狠狠刺向女孩的胸膛。

断笔刺进女孩的胸膛,女孩疼得发出一声哎呀,她很惊讶的发现自己能说话了,可刚才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眼前的风景很好,但苏榆北不是小人,他飞快的脱下外套罩在女孩的身上。

苏榆北呼出一口气道:“你这是迟发性气胸,如果你刚才听我的安静的坐着,不来回走动,应该是能坚持到医院的,可你不听话。”

女孩震惊的看着苏榆北道:“你叫什么?”

苏榆北苦笑道:“我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活下来了,以后开车慢点,再见。”

仍下这句话苏榆北就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在人群诧异的目光下离开,救护车也在这时赶到了。

当医生看到这女孩胸膛上那根断笔后,竟然忍不住惊呼道:“神技啊,断笔放气,这不只存在于理论中吗?真有人在现实中用出来了?姑娘那位大神在那?”

女孩懵了,这么厉害的吗?

女孩的手无意中摸到苏榆北衣服中的一张纸,她拿出来打开一看。

下一秒女孩笑道:“苏榆北?公考成绩可以啊,全省第一!”

Copyright © 2023 www.qqeg.cn 易学堂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苏ICP备17043702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