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玄幻 >

阴天子

阴天子

阴天子

已完结
  • 作者:丫酱
  • 主角:陆川徐媚
  • 分类:玄幻
  • 更新时间:2024-07-10 15:37:48

连载中小说《阴天子》主角[角色]在章节中的设定非常感人,作者丫酱在章节设计中花了不少心思,就为读者带来不一样的阅读体验,《阴天子》讲的是:不知道过了多久,徐媚终于带着人走了,把我扔在了地上自生自灭。我想终于可以死了!就在我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5章

我呆呆的看着他,一时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二叔抬手示意我起身,然后拍了拍床板,让我过去坐下。

“原本按你爷爷的计划,今年是你最后一次被剥皮。按照最初的设想,那条白蛇吃完你的皮后,会在明年正月初八越过龙门,化为真龙。到时候,再将它的龙蜕换给你,就能让你安稳一生。”

“可是徐家人的出现,打乱了你爷爷布置,使得你没办法主动承继天运,只能借别人的势,在别人的护佑下苟活一世。”

“但后来,徐家出尔反尔,徐家丫头又剥了你的皮。为了保住你的命,我只能加快白蛇蜕变的速度。只可惜,它毕竟没成气候,只能赋予你形,却赋予不了你气运。”

“你的命只是暂时保住了,五年之后,如果找不到破局之法,你还是会死!”

一番话,听得我汗流浃背。

没想到经历了这么惨痛的事情之后,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

“难道,这就是阴天子的天命吗?”

我默默的掉起了眼泪,为了逆天改命,我忍受着十几年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

为了给我续命,爷爷不惜身死他乡。

可到头来,还是功亏一篑。

我很想问问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怎么就这么难?

“狗屁的阴天子命!”

二叔忽然嗤笑了一声,笑得我莫名其妙。

“既然你来到人间,就好好过他一回!不要管别人怎么看,你只需要相信,天衍四十九必有遁去的一,不放弃,定然会找到活下去的希望。”

二叔在我的肩上重重的捏了一把,视作为我加油鼓劲。

我没去纠结他所说的九世左金童转生是什么意思,只想着怎样才能继续活下去。

对于这个问题,二叔很快就给我指引了方向。

“你爷爷教你的东西,已经不适合你了,以后就跟着我学吧!”

我傻愣愣的看着他,“跟着你学?你没有学爷爷的风水术吗?”

二叔笑着摆了摆手,“玄学启于《周易》,完善于老、庄,千百年后发展为新道。再之后,衍生了山、医、命、相、卜五学。而风水,不过是相学中的一个极小的分支相地。相比较博大进深的玄学,风水术不过小道尔。”

听二叔说得言辞凿凿,我竟有些被吸引住了,忙不地的问:“那你学的是什么?”

二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到后来我才知道他简直无所不能。

之后的日子,我跟着二叔躲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学他拿一肚子的杂学。

就这样过了整整一年。

又到了我生日这天,我的心情有些低落。

往年的这个时候,爷爷总是陪在我的身边,而这一次却再也瞧不见他老人家的身影。

“想你爷爷了?”

二叔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头一次在吃饭的时候开口说话。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一时还真不清楚是在怀念爷爷,还是在怀念那些苦难的岁月。

“吃完这顿饭,就去省城吧,是时候去看你爷爷了!”

二叔的话,让我怔了一下,这一年来我没少向他提起这件事,爷爷的死一直让我耿耿于怀。

可二叔总是说时候不到,以至于让我心心念念了一整年。

没想到,他这次竟然主动挑起了这个话题,这让我欣喜的同时,也有些意外。

“两件事!”

他放下筷子冲我伸出了两根手指。

我知道,二叔说话言简意赅的时候,一定是十分重要的事情,需要牢牢的记在心里。

我也赶紧放下筷子,竖起耳朵聆听。

“临走前,去一趟后山,见见那个小家伙!”

“三年后的今天,我会在长白山等你!”

我从话里听出了分别的意味,有些着急的问道:“那你不跟我一起去省城吗?”

二叔摇了摇头,“你的路要你自己闯!”

话虽如此,可听到二叔这么说,我还是有些不舍,毕竟我从未涉足外面的世界,突然要出门还真有点茫然。

第二天一早,我收拾好东西,二叔将我送到了院门。

临行前,他没有废话,只说了一句此去再无回头路。

我按照他说的,直接去了后山,走了小半天才到了当初的山林。

一年的时间,这里早已经恢复了野蛮,不过仍然遗留了一些雷劫的痕迹。

只不过的那个布阵的位置,不知何时多出来一颗一人高的石头,上面挂满了藤蔓。

好奇心使然,我拉开藤蔓打眼观瞧,只是一眼就感觉心脏骤停了一下。

藤蔓下遮盖的哪是什么石头,分明是一颗棕黄色的琥珀,里面盘着一条一丈多长的蛇。

这条蛇和我以往所见都不一样,除了身形巨大之外,头顶还长有两个尖尖的小角。

最刺眼的是,它周身血红,蛇皮已经不见了踪影。

事实上,这已经不能算作蛇了,按照二叔的说法,这东西称之为虬更准确。

联想到之前二叔的所作所为,我大致明白了自己身上这块好皮的由来,顿时对这头虬充满了感激。

我趴在石头上,道了一声感谢。

恍惚间,我似乎听到了一声嘶鸣,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仿佛冥冥之中有了感应。

收拾好心情,将石头重新覆盖,我沿着原路返回。

出了山之后,离着老远就瞧见自家小院儿冒起了熊熊大火。

我大惊失色,拔腿就往家的方向跑,可没走两步就想起临行前二叔的那句话。

我不由得一阵苦笑,他这是不想让我再有任何念想。

对着生养的地方三拜九叩,我跨上行李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回头。

只是在心里默默念叨了一句,三年后,长白山见!

Copyright © 2023 www.qqeg.cn 易学堂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苏ICP备17043702号-7